当前位置:三轮七脉两性妻子打电话给小三做检讨
妻子打电话给小三做检讨
2022-11-22

在网上相爱了很长时间,才知道对方是个有妇之夫——

前些天,汪洁给远在西安的明宇发了一条短信,内容是一首宋诗,为了强化诗的特定指向,她对一些关键字眼做了少许改动:“夜夜相思更漏残,伤心明月凭栏杆。想君思君锦衾寒。山远天高人未还。忆来惟把旧书看,何时携手入长安?”

发出去几天,没有收到回音。

在惆怅中她忽然有所顿悟,正视到这样一个现实:自己和他的这段恋情尽管有些回肠荡气和缠绵悱恻,但因为其特殊性质,演化到现在,对于自己已经成了一剂“上瘾的毒药”。

所以应当快刀斩乱麻,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。

她承认自己还爱着他,“但是这种爱于情于理都不通”,于是便发誓,“就是再爱也要忘了他”。

明宇是个医生,正读在职博士。在和汪洁的接触中,他自始至终都在西安,汪洁则在深圳,是网络,在两个天各一方的人之间架起了一座小桥。

今年春节前,汪洁从东莞来到深圳。弟弟放假跟着女朋友回云南老家,让她帮着看家。

初二晚上,看着窗户外面的万家灯火,汪洁很是寂寞孤独,就到网上去溜达。

从北京溜到上海,又溜到南京,再到西安,这样她就遇上了正在医院值班的明宇。

他俩有点一见钟情。汪洁觉得这个人很会对人关心和体贴。

明宇问,过几天就是中国的情人节了,你打算怎么过呀。

她答道,我没有情人,也没有男朋友,情人节肯定是一个人过啦。

明宇说:“那我们在一起过吧。”

过节那天,汪洁主动给明宇打了电话,他们一边聊天一边听音乐,更多的时候,他们俩都是一言不发,任凭音乐在话筒里缭绕。光《月满西楼》他们就反复听了好几遍。

他们间或会发一两句感慨,或者向对方提个问题。汪洁就以漫不经心的口吻对明宇说:“能不能告诉我,你结婚了吗?是否有小孩?太太做什么职业?”

明宇的回答有很大的伸缩余地:“我的小孩都会到处跑了。太太嘛,也曾经有过。她的职业应当是教师吧。”

于是汪洁就把对方认定为离异人士。

当时汪洁正准备参加成人高考。

明宇在电话里常问她学习上的事情,偶尔给她讲解问题也是深入浅出,让人豁然开朗。

他还经常在早晨来电话,叫她不要睡懒觉,起居要有规律。当然更多的时候他们在电话里是谈情说爱。

汪洁建议他来深圳发展,说这里的机会相对要多一些。

他们甚至还谈到了结婚和用什么方式买房子。“他叫我心肝儿,我叫他宝贝儿。”

非典的不期而至,让他俩的关系第一次掀起了波澜。

5月初,明宇去了一趟苏州,回到西安就被隔离了。

汪洁很着急,又是发信息,又是打电话,手机不通就打座机。

但明宇却很少回电话。这让汪洁感到很奇怪。

一天,汪洁忽然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。

对方说话的口气很沉静,但这沉静却让汪洁感到有些忐忑不安起来。

“请问你是汪洁吗?”

“不错,你是哪位呀?”

“我是明宇的妻子,姓杨。”

听到这里,汪洁说“我当时就懵了。”

然而让她意想不到的是,杨老师却开始检讨起自己的错误:“对不起你,是我没管好自己的丈夫,他才在外面做出这样的事情。我想你是无辜的,你一定不知道明宇的全部情况,只知道他是医生,在读博士。其实在生活中,他也许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可爱。他事业上的确有成就,但是生活能力很差。”

听到这里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本来还有些局促的汪洁忽然间也“大义凛然”起来了。

她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,把明宇摘得干干净净。

她说和明宇是偶然认识的,他把自己的情况都说清楚了,“是我对他产生了好感,愿意跟他来往的。”

接着又声明,她和明宇什么事情也没发生,也没见过面,就是在网上和电话里聊聊天儿而已。

杨老师大度地表示:“我相信你们之间的关系是单纯的。即便发生过什么过分的事情,只要不再继续下去,我也能谅解。”

她说这件事情没发生前,他们的家庭一直非常平静,夫妻之间甚至很少拌嘴。

她相信,就是现在,明宇的心还在她的身上,还在这个家里,还在事业上。

“有些男人,好奇心强,喜欢刺激,就难免出点问题。但他们并不想为此放弃和改变现实。新鲜劲过去了,他们该是什么样就还是什么样。明宇大概就是这类人。因为我太了解他了,所以发现他在网恋,我并没有多么伤心和吃惊,也没有觉得事情多么严重。”

最后,杨老师希望汪洁能够答应她,今后不要再和明宇联系了,“不联系,对你,对他,对大家都好。你说是吗?”

汪洁答应了。

放下电话,一时间她心里对明宇非常恨,恨他不该隐瞒真实情况,导致自己把感情投入进去,收不回来,这滋味真是不好受。

恨过之后她又体谅起他的难处:“他没完全对我说实话,是怕说了会失去我,怕失去我就说明他是在乎我、爱我的。”

就这样翻来覆去地想啊想,直到想得不思茶饭、内分泌失调,甚至卧床不起。最后她决定,到西安去一趟,把事情当面说清楚。

那天下了火车,她先找了家宾馆住下,换了身清爽的裙装,然后就打的找到明宇工作的医院。

医生值班室的门半开着,她路过时扭头往里一看,只见明宇正坐在电脑台前工作。

此前他俩在网上交换过照片,所以她一眼就认出他来了。

也可能是心理感应吧,这时明宇也回过头来,把目光投在她的脸上,但一瞥就闪过去了,好像没什么反应。

汪洁想自己那张相片照得有点走样,所以他没对上号。

走到医院大门口,汪洁给他发了个短信:“我到了西安,已经见到你了。现在我要回深圳,祝你生活幸福!”

明宇马上追到医院大门口。这回他一眼就认出了汪洁。

明宇对汪洁说:“对不起,我骗了你。还害得你跑了这么远的路。你恨我骂我吧。”汪洁说:“是我打破了你宁静的生活。”

汪洁在西安呆了3天,他们每天都在一起谈很长时间。但直到她回到深圳,才发现他们什么也没谈清楚。

汪洁以过来人的成熟口吻说:“其实这种事情,越说可能越糊涂。只有当机立断退出来,才能彻底清楚”。

三轮七脉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20198030
三轮七脉,三轮七脉气脉理论,中医中药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