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三轮七脉历史佛朗哥晚年为什么放弃大权,还政给西班牙国王?
佛朗哥晚年为什么放弃大权,还政给西班牙国王?
2022-09-23

这期来讲一下我认为一个堪比华盛顿的伟大人物,此人一生大权在握,但在历史洪流面前,还是把权利还给了国王和国家,此人就是被人一直误会的弗朗西斯科·佛朗哥。作为西班牙著名的独裁者,但回顾其一生,不能仅用“独裁者”这一个词汇来概括他,因为政治是非常非常复杂的,人性也是非常非常复杂的,任何人脱离不了他所处的环境和时代,比如袁世凯的称帝、铁托的强权。

如果弗朗哥是一个被全西班牙人民唾弃的失败者,那么,为什么今天民主了几十年,首相都换了好多个的,西班牙还在出钱,供养他巨大豪华的陵墓?为什么很多西班牙老一辈都说他好,基层劳动人民都怀念弗朗哥时代?

一:佛朗哥的从军经历

1892年12月,佛朗哥出生于西班牙科伦那省的海滨城市费罗尔的军人世家,祖上四代均为海军军官,其母为保守的中上层阶级,其弟兄莱蒙是西班牙空军翘楚。

弗朗哥的爸爸是海军军需官,经常出差,经常在外面浪,所以他从小是母亲带大的。父母间暧昧压抑的关系,也让弗朗哥很内向。小时候,弗朗哥读的是教会学校,那时候大多数王国军人家庭的子女,都就读于教会学校。

少年弗朗哥励志参加海军,但无奈美西战争后,西班牙海军大裁减,海军军事学院减少招生人数,未能如愿 。

1907年,父母把14岁的他送入托莱多一所著名的陆军学校读书。

1910年,毕业,获陆军少尉衔。

1913年,在摩洛哥的殖民战争中,升任当地最精锐的骑兵部队中尉。年轻的佛朗哥谨慎诚实,性格内向,少有知己,从不参加轻浮的娱乐活动,在中尉衔上很快展示了其军事统帅才能,赢得了“彻底的职业献身精神”的美誉。

1915年,23岁的他被擢升为西班牙陆军最年轻的上尉。

1916年,在战斗中负伤,子弹穿进他的胃部和肺部,回国休养。

1920年,升任西班牙驻摩洛哥海外军团副司令,时年28岁,3年后接管全部指挥权。

1924年,在镇压里夫部族的民族大QiYi中小试牛刀,初露锋芒。

此时此刻的弗朗哥,作为初出茅庐的职业军人,可能脑子里没有太多的理论和主义,服从命令,尽忠职守,勇敢顽强,不惧牺牲,报效国家,维护民族利益就是军人的天职。从这个角度上来讲,他出类拔萃,无懈可击。

二:开启政治生涯

1926年,年仅33岁的弗朗哥晋升准将,成为欧洲最年轻的将军,赴法国进修。

1928年,任新成立的萨拉戈萨地方陆军学院院长。

1931年,君主政体被推翻,新西班牙共和国的领导人采取了坚决的反军国主义政策,军事学院被解散。

注意,弗朗哥从小是在西班牙帝国的教育中长大的,尽管这个时候帝国已经没落了,而他年轻的时候在海外战斗,付出牺牲,也是为了自己的帝国,最后给他升官进爵的也是帝国,王室。而真正要将他和帝国一起推翻掉的,是那些民主人士。所以感情上,他并不恨王室。相反,他自己是一个保皇党,基督徒。

1933年,时来运转,保守派重掌大权,弗朗哥因此复职。

1934年,官运亨通,镇压矿工,升任少将。

1935年5月,任右翼政府陆军参谋长,整饬纪律,加强军事制度。

无力控制国家的中右政府被解散后,新一轮大选定于1936年2月举行。这时西班牙分为两派,右翼民族主义集团和左翼人民阵线。一般来说,右翼代表保守的上层势力,亲资,左翼代表进步的基层群众,亲共。 但事实并非如此简单,界限并非十分清楚。左翼虽赢得选举,但新政府却无力阻止西班牙的社会和经济加速分崩离析,尽管佛朗哥从未属于任何党派,但迫于不断加剧的无政府状态,他要求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。 但他的要求被新政府拒绝,并被调离总参谋部,派往偏僻的加那利群岛司令部。这是他第二次失意,不再任参谋总长,被抵触流放。

复仇的种子就这样埋下了,毕竟那些在战场上受过伤,流过血的军人铁骨铮铮,不是政治家们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猎狗,不是朝堂上脱衣卖笑的歌妓,或者说,要想避免飞鸟尽良弓藏,狡兔死走狗烹的宿命,要么解甲归田,郁郁而终,要么揭竿而起,取而代之。很显然弗朗哥选择了后者,这符合他的能力和性格。

历史总是无情的,物极必反,成王败寇。

三:走向独裁

1936年7月18日,随着西属摩洛哥一家电台发出一条奇怪的天气预报:整个西班牙晴空万里,西班牙军队领导人圣胡尔霍、摩拉、弗朗哥发动武装叛乱,反对通过选举产生的人民阵线联合政府,挑起了内战。

此时此刻,弗朗哥还不是老大,在更有威望的胡尔霍面前,自己多少有被人从禁闭室的行军床上叫起来,然后跟着去打酱油的味道。

说来也巧,在第一轮交锋中,叛军并非势如破竹所向披靡,围城战毫无进展,圣胡尔霍也因飞机失事而亡。西班牙人开挂精神全世界著名,据说老大飞机失事的原因是他执意要携带华丽的军礼服导致超重!当然也有说弗朗哥玩了点权术偷偷教人拆了老大座机几个零件。不过时过境迁,已经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澄清这段混乱的历史了。

随即,弗朗哥接替圣胡而霍,向德意寻求进一步援助。这就有了秃鹰军团的屠杀,有了著名的《格尔尼卡》。

是抱负,也是报复,1939年8月起,弗朗哥独揽一切立法、行政和司法大权,取消其他一切政党,宣布法西斯政党——长枪党为唯一合法政党,把许多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关进监狱和集中营,恢复天主教会的特权。由教会对戏剧、出版、书刊实行严格检查,掀起仇视犹太人和一切外国人的运动。此外,他还把同性恋者送进精神病院,并规定没有丈夫或父亲批准,妇女不得参加工作。谁胆敢公开谈论民主或反对现政权,都没有好结果。 据统计,西班牙内战后遭处决的人数达15,000至35,000人,还有更多人遭监禁,强迫劳动。不过这比起斯大林搞的卡廷和古拉格,就算是小巫见大巫了。

终于,他做到了,那么多平时歌颂自由,赞美民主的能人志士,文人骚客,自由卫士,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来成功地拦住他。

终于,弗朗哥完成了从军人到政客的转变,并且越走越远,开始了从政客到老谋深算的政客的不归路。与其说是他心有向往,不如说是时局造就,潮流逼迫。

四:经济奇迹

西班牙关键的地理位置和佛朗哥鲜明的反GONG政策,使得西班牙逐渐和西方民主国家缓和关系。但因从1939年起佛朗哥一直推行一种自给自足的政策,到1950年代初西班牙的人均GDP勉勉强强为西欧国家的40%不到。从1950年代开始很多技术官僚的想法得到了佛朗哥的批准,且得到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资助,开发旅游业,推动工业化,细节上,禁止解雇固定工人,建立较发达的社会保险制度,禁止把小佃农从土地上赶走。西班牙的经济得到了大力发展,它成了当时世界上仅次于日本,经济增长速度第二快的国家。至1974年,西班牙的人均GDP达到了西欧国家的80%。这种水平西班牙只在90年代时又达到过。汽车业,核电,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。

SEAT 600,西班牙自主研发生产的国产汽车,可以说是那个时代的标志,深受工薪阶层的欢迎。在1946年西班牙仅有72000辆私家车,至1966年有超过一百万辆,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涨幅可与此相提并论。

1959年至1973年,西班牙经济的飞速增长,中产阶级增加。建于1957年,坐落在西班牙广场上高达142米的马德里塔,向世人宣布了西班牙经济奇迹时代的到来。

五:英雄老去,还政于国

1947年,佛朗哥签署《国家元首关于国家元首职位继承法》,宣布西班牙为立宪王国,规定自己为终身摄政者,有权指定国王继承人,罢免国王继承人的权利。

1969年,指定西班牙名义上的王位继承人之长子,32岁的胡安·卡洛斯为他的继承人。而卡洛斯一世上台以后,马上任命体制内的官员阿道夫·苏亚雷斯·冈萨雷斯,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民主化改革,要知道,这时候,弗朗哥还没有死,他是默许的。

在老国王的保护下,这位体制内的政治家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民主化改革,因为拥有强大的中产阶级阶层,和已经具有一些公民素质的西班牙公民,改革很顺利,然而也不是没有波澜。

1981年2月23日,下午6点20分,当西班牙议会正准备对任命新的政府首脑进行无记名投票的时候。200名旧军人手持冲锋枪,冲进会场,叛军头目特赫罗中校登上讲台,朝天花板连开数枪,喝令所有人趴下。现场只有两个人屹立不倒,据理力争,一个是前首相苏亚雷斯,另一个是共产党总书记卡利约。议员梅利亚多将军喝令政变者退后,却被打翻在地。苏亚雷斯跳起来冲上前去,保护将军,也被“放倒”。

过后,保皇的军人们宣布戒严,这时候,胡安·卡洛斯发表了电视讲话。

年轻的国王是同情这些弗朗哥时代的旧军人的,然而,面对电视机镜头他告诉全国民众——

“我以三军统帅的名义要求所有人遵守宪法”

而对于叛变者,他的态度是,你们想成功,除非先杀了我。

就这样,年轻国王亲自粉碎了政变,为这个国家的民主化护航。

2014年,苏亚雷斯首相去世,王国为其举行国葬,全国民众涌上街头,向这个“完人”告别,是的,所有美誉都被这样一个政治家包揽,然而在其背后,是弗朗哥长达半个世纪的铺垫,和年轻国王的坚持。

弗朗哥区别于所有独裁者的最大特点,此时此刻他完全有能力彻底废掉君主制,扶持自己的族员亲信,一统江山万万年,如果是这样的话,起码有一点是明确的,那就是至少今天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再敢议论他的是非了。

而事实上,今天的国王还来自过去的王朝,国王在很小的时候,就被弗朗哥接回,带在身边,让他接受最好的贵族教育,但是不让他过问政治。

年轻的国王看到种种矛盾,常常会问弗朗哥,对于这和那,我究竟该怎么办?

然而弗朗哥却告诉他:

“尊敬的陛下,你现在不该过问这些事情,因为到了你主政的时候,面对的已经是一个全新的西班牙了”。

是的,一切脏活累活被人骂的活弗朗哥一个人担下来了,并且把它们带入坟墓,而留给新一代的,是民主化的基础和未来。

而年轻的国王也深谙弗朗哥一片苦心,上台之后,立刻努力调和各派势力,为求西班牙发展,不计前嫌,不言是非。

2014年,胡安·卡洛斯一世禅位,更让很多居心叵测的评论者大跌眼镜,无论是弗朗哥,还是国王,都没有像他们期望的那样贪恋权利,实在是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。而让西班牙飞腾的具体措施,却是由一个“终生摄政”的独裁者和一个“吃喝玩乐”的国王默契配合,联手完成的。

1973年,弗朗哥辞去首相职务,但仍保持国家元首、武装部队总司令和运动领袖职务。 作为手有血债的人,此时此刻他即使是想做闲云野鹤也不可能了。

弗朗哥从来就不是受人民欢迎的领袖,但1947年以后他的统治就没遭到直接的或有组织的反对,随着政策日益开明,全国经济显著发展,弗朗哥的形象由原来严酷的军阀变成了较为宽厚的老年政治家。

11月20日,83岁的佛朗哥因冠心病复发而寿终正寝。

“这一天,大街上空空荡荡,悄然无声,人们默默地开香槟庆祝,长期的积怨和压抑倾泻在这种空荡和静逸之中。 ”

这一天,只有一个国家的元首参加了他的葬礼,就是智利的独裁者皮诺切特,相反,世界各地的王室和领导者参加了胡安·卡洛斯一世的加冕礼,搞笑的是,承认新国王,即是默认弗朗哥。那些在硝烟弥漫的年代躲在家中瑟瑟发抖,藏在桌子下面窃窃私语的正人君子们终于站了出来,欣然把弗朗哥终其一生奋斗所打下的宝贵基础据为己有,然后又开始高谈阔论民主自由,漠然将他的功劳彻底抹去。

六:如今的西班牙

在今天的西班牙,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50岁以上的老人彬彬有礼,谨言慎行,而年轻人们好吃懒做,夜夜笙歌,纵欲无度,躺在父辈们苦心经营的江山上抱怨、糜烂。人都是自私的,他们都要自己的自由和舒适,却往往是以牺牲集体的利益为代价。今天的西班牙,越来越有一种趋势,就是老年人养着年轻人,移民养着本国居民,而那些拥有选票的所谓的“公民”,理所当然的好吃懒做。一旦自己利益受损,动辄就是罢工,烧垃圾桶。

可爱的历史,或许并不真实,真实的历史,或许并不可爱。弗朗哥,的确不是一副眉清目秀,温文尔雅的正人君子形象,可是他一生的作为,却比那些满口自由民主仁义道德,看起来很可爱的正人君子真实太多。

西方的民主、自由,不过是商人的广告,懒人的借口,当国民并没有素质为民主,自由负起责任来的时候,亦不应该去挥霍乌托邦的承诺,任何一个强大的国家,都需要政治精英掌舵,需要睿智且强势,能够真正负起责任的领袖!

弗朗哥,杰出的军事家,政治家,外交家,现代西班牙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奠基人,弗朗哥之后,再无弗朗哥。

三轮七脉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20198030
三轮七脉,三轮七脉气脉理论,中医中药,